在线播放无需任何播放器

   诸葛亮拽着“醉酒”的关平大摇大摆的进了自己营寨,送入军帐之内。

   主公刘备得到禀报直到现在二人从江东营寨回来,急忙前去探寻。

   关羽听闻自己的儿子在江东营寨喝个烂醉,当即心下不喜。

   平儿昨日才立下些许功劳,对于俘获的战船粮草而言,关羽更欣喜的是麾下士卒认可了自己的儿子。

   那他们就是变相认可了大哥,只有这样才能凝聚起更多的人心。

   军心可用。

   可儿子今日在江东营中就喝醉了酒。

   还没等夸他呢,就如此这般放浪形骸。

   若是夸了他,还不得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!

   平儿戒心为何如此之低?

   要晓得自家大哥虽然与江东结盟。。但终究不是一家人。

   特别是当初陪着大哥去周瑜那里赴宴时,江东竟然在军帐外面埋伏了人,这直接让关羽对江东主将以及他们的诚意,信任程度下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准。

   黑夜里眼神迷茫叫人无奈

   若是江东趁机发难,平儿岂不是栽了!

   关羽更不希望儿子醉酒误事,尤其是在军中。

   这种事经历过一次就已经够糟心了。

   张飞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 气的直锤空气!

   好小子。

   不让俺借着为你庆功的名头喝酒,你小子竟敢背着俺,跑去江东营寨喝酒。

   还有鲁肃那厮。

   呸。

   亏你大哥说你还是个实诚人。

   整个江东找不出来第二个比你还实诚的人。

   俺呸。

   你不是言明去营寨中商议军情?

   怎么就变成饮酒去了?

   早知道这样。 。俺老张也得去。

   这些个花花肠子,说饮酒不说饮酒,偏偏说商议军情。

   净欺负老实人。

   张三爷是真的想喝酒。

   可是大哥二哥都在侧,他们两个都说不许喝。

   张三爷只能憋着,不敢扎刺。

   现在听到军师与侄子喝的大醉回来,岂能不气!

   三兄弟社团的三位创始人,各怀心思,进入关平的军帐中。

   却瞧见诸葛亮关平二人在尽力压住他们两个的笑意。

   “主公!”

   诸葛亮急忙起身见礼。

   关平自是抹抹脸。秋来2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也是站起来行礼。

   “孔明,你们二人方才何故发笑?”刘备率先发问。

   张三爷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:“大哥,这还用问,闻闻味就知道他们俩喝爽了呗,在这发癔症呢。”

   “哎,翼德却是说的不对。”诸葛亮面上带着笑容:“我与定国在江东营寨之中陪着周瑜演了一出。明日,蔡瑁张允二人,可能会被曹操杀了!”

   刘备面露不解。

   关羽摸着胡须没言语。

   这是个什么章程?

   军师莫不是又谋划了什么?

   “军师又说笑了不是。”张飞大大咧咧的坐在行军马扎上,语气里满是不能喝酒的失落:“你们今天在江东营寨喝酒,然后曹操那厮明天就砍了蔡瑁张允二人,俺是不信。”…,

   “三叔,要不打个赌?”

   关平站起身来,走了两步。

   “打什么赌?”张飞使劲闻了闻酒味。

   “明天要是蔡瑁张允二人不死,我向大伯父恳请,后天开始,一个月内让三叔敞开了喝酒。”关平故意打了个酒嗝:“若是不能,那三叔便一个月不能饮酒,如何?”

   嗯?

   当真?

   随即看向大哥,见大哥也配合的点头。

   张飞反倒是迟疑了。

   毕竟大哥不许他喝酒。

   诸葛亮暗自笑了笑,刚套路完蒋干,关平这是没过瘾。

   又开始套路你三叔父,让他往圈套里钻?

   好!

   这想法,我觉得不错。

   反正一只羊也是套,两只羊也无妨!

   诸葛亮在一旁暗自拽了拽关平:“定国,你喝多了,怎么能说出如此话来呢!

   张将军,定国他酒后无信。。当不得真。”

   张飞眨了眨眼,这事方才军师说可能。

   军师他都不拿准。

   平儿他年轻气盛,这种机会必须得抓住。

   虽然不清楚他们之间是怎么谋划的,但张飞觉得可以赌一赌。

   不天天喝,至少得偶尔解解馋。

   “军师,这是我与我三叔之间打赌,无

   需你多言。”

   关平挣脱诸葛亮的搀扶,哼哼了两声:“三叔,敢不敢跟大侄子我赌一赌?”

   “赌!”

   张飞见大侄子如此猖狂,非得给他一个教训。

   “不行,军正夏侯兰说军中不许饮酒!”诸葛亮连忙摇头:“定国他年轻不懂事,张将军还是不要与他对赌。”

   “对啊,军师说的对。”张飞一拍巴掌:“大哥,我就是赌赢了,夏侯兰那厮他也会拦着俺喝酒,还有军师说的对。 。定国他明天酒醒不认了怎么办?”

   “哎,翼德,我看还是不赌了。”

   刘备虽然搞不清楚军师与周瑜的谋划,不过不让三弟饮酒这件事上,立场却是出奇的一致。

   “不行,大哥,俺非得让平儿知道知道,赌不是一件好事,给他涨涨教训,免得喝酒误事,是吧,二哥。”

   张飞嘿嘿一笑,飞奔出帐,去寻夏侯兰。

   军帐之中。

   夏侯兰跪坐在一旁,在竹简上写好了文书,让二人签字。

   张飞嘿嘿咧着大嘴,一个劲的催促大侄子赶紧签字。

   “三叔,咱们两个就是口头赌约,为啥还要签文书啊?”

   关平拿起笔又放下,偷瞄的瞥了一眼自家老爹。

   这番动作完落入了张飞的眼中。

   好小子怕是酒醒了,怕他爹责罚他。秋来2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所以想要反悔。

   “大侄子,别婆婆妈妈的。”张飞搂着关平的肩膀,把笔递给他:“大丈夫立于世,自然当言而有信,说立下文书,咱们就得立下文书,岂能半途而废。”

   “那我写了?”关平又瞥了一眼一直面带笑意的诸葛亮。

   “快写,墨都要干了。”

   “三叔,我真写了!”

   “聒噪,赶紧写。”

   张飞见自家大侄子写下他自己的名字。

   站起畅快的哈哈大笑。

   声音震得帐中几人远离他走了几步。

   “哈哈哈,俺终于能正大光明的喝酒!

   军正夏侯兰也拦不住俺,俺大侄子说的。”

   夏侯兰面上看不出喜怒,直接收好文书。

   至于打赌是打赌的事情。

   军中不能饮酒是不能饮酒的事情。

   这两件事,它没有因果关系。

   “啊哈哈哈哈,没想到吧。

   三叔,你才上当了!”

   ,